当前位置:和仁网 >休闲 > 正文

芝加哥音乐剧电影

2021-03-15 1

歌舞片“芝加哥”的历史

最早的故事创意,产生于20世纪20年代。《芝加哥论坛报》记者马里尼·沃金斯(Mauline Watkins)从1924年两起真实的谋杀案中得到灵感。在那两起案件当中,犯有故意谋杀罪的两名妇女均被宣告无罪而释放。1926年,他的这个创意被第一次搬上了百老汇的舞台,但是并非是以歌舞剧的形式;1942年,两部电影《Ginger Loge rs vehicle》和《Roxie Hart》也借鉴了这个创意。几十年后,导演鲍勃·福斯(Bob Fosse)买断了沃金斯的剧本版权,并将之改编成歌舞剧《芝加哥》。

芝加哥剧情简介:

两个女人,有着相似的经历,甚至是相似的心计,展开了为求成名的争夺战。 

维尔玛(凯瑟琳•泽塔-琼斯 Catherine Zeta-Jones饰)是一个夜总会舞女,名气不大。因为一怒之下枪杀了出轨丈夫而被关进大牢。比利(理查德•基尔Richard Gere饰)是当地一个靠打谋杀案官司而提升知名度的律师,他受理了这桩案件,心中有着自己的打算。他借助媒体炒作维尔玛的案子,一方面维尔玛瞬间成为红人,而他自己也声名大振。 

然而洛克茜(芮妮·齐薇格 Renée Zellweger 饰)的案件却让比利转移了注意力。梦想成为歌星的洛克茜也是因为怒杀男友而身负罪名,比利决定要把她包装成楚楚可怜的受害者,令媒体更疯狂的大肆报道。 

维尔玛觉察形势不妙,为了成名,她跟洛克茜之间的斗法不可避免的开始了。

芝加哥》故事里充满了凶杀,贪婪,腐败,暴力,自私,外遇,背叛--所有的我们天天看到听到的东西。它是一部滑稽剧,因为里面的情节荒诞不经而又引人发笑,它也是一部讽刺剧,剧里对法律界和对演艺界的嘲笑真实得令人发指。当然,最终它不过是一部音乐剧,而且是场面丰富奢华,人物美丽耀眼,歌曲舞蹈穿插,让人忘记烦恼忧愁的音乐剧。
剧情
二十年代初的芝加哥城。
娆卡姬·哈特在芝加哥为数众多的歌舞团里作一名小小的伴舞,当然她也和其他人一样梦想着有朝一日成为明星。她已经结婚,可惜丈夫阿摩斯虽然是个好得不能再好的老实人,却因为太过平庸而没有任何光彩,那种走到哪里都不会让任何人再看他第二眼的人。一天,娆卡姬发现她的恋人,本区的邮差背着她勾引别的女人,一怒之下,她开枪打死了邮差。娆卡姬被带到了女子监狱,从此,她的生活就大大不同了。
在监狱里,有各式各样的女杀人犯,但是她们其实并没有罪(“是那些男人自己的错”)。其中最出名的一个要算维尔玛·凯丽。她原来和妹妹一起有个姐妹歌舞团,两人一起表演,但是她发现她的丈夫和她的妹妹通奸,於是她开枪把两个人都打死了,这案子在芝加哥城里沸沸扬扬已经传了好一阵子。娆卡姬发现维尔玛在监狱里的地位举足轻重,她向维尔玛讨教,后者对她斥之以鼻。倒是女舍监在要了一百块钱之后,给了她一条忠告,去找比利·弗林。
比利·弗林可以说是芝加哥的一大人物,他是城里办凶杀案最好的律师,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女人、陪审团、媒体和大众的心理。当然,他的价钱也不低,无论是谁,先要拿五千元出来(“要是耶稣当年在芝加哥,他拿着五千块钱找到我,说不定就没有十字架的故事了!”)。她的丈夫阿摩斯只有四处奔走,把钱筹到交给了比利·弗林。很快,娆卡姬就在他的教导下一板一眼地举行了无数次新闻发布会,她的案子越来越受人注目,以至于连维尔玛都无人问津了。
维尔玛发觉了自己地位的下降,她找到娆卡姬,竭力向她讲述两个人合作的好处,她们可以重新把双人歌舞团的生意做下去。但是娆卡姬记得当年自己得到的冷遇,对此毫不动容。
又一件女人杀人案轰动了芝加哥城。这次的杀人犯凯蒂在比利·弗林和各家媒体的记者簇拥下拥进了监狱,她的态度爆孽嚣张,娆卡姬一眼就明白她的风头将超过自己。但是娆卡姬也不是省油的灯,她急中生智假装昏倒,然后吐出“我没有关系,但是我那没出世的孩子--”的话。於是立刻所有的镁光灯又打向了她。几小时后全城都开始讨论她那没出世的孩子的爹是谁。
之后比利·弗林帮娆卡姬找了个医生,但是娆卡姬对比利·弗林曾经想抛弃她的态度觉得相当不满,而且她认为是她自己想出怀孕的故事,比利·弗林实在没有什么能力。就在这时,当地区法院连续了47年的规矩被打破了,一个女人被送上了绞架(而且她还是在这群杀人犯里面唯一无辜的一个)。娆卡姬和维尔玛才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将来,慌乱起来。她们找到了比利·弗林要求帮助。
在法庭上,比利·弗林当众质问娆卡姬的丈夫阿摩斯,他是否能接受娆卡姬的小孩(因为那个未生的孩子显然不是他的),忠厚的阿摩斯同意了,於是所有的媒体一片欢呼,大家都感激阿摩斯的宽宏大量,为娆卡姬高兴。比利·弗林让维尔玛去找警察,说她同意给娆卡姬做伪证,条件是必须把她放出来。果然维尔玛在庭上作证,但是比利·弗林振振有词地驳倒了她的证词,最后娆卡姬还是被宣布无罪释放了。
街上的报纸摊早已摆好了两种报纸,“有罪”和“无罪”。一听到从法庭来的消息,报商们马上搬出“无罪”的报纸大卖特卖起来。
可惜,娆卡姬的热潮没有持续下去,她刚要接受记者们的采访,忽然法庭外面一个女人光天化日之下就开枪打死了一个男人,所有的记者和比利·弗林一起狂奔出去,再没有人看她一眼。
最后,娆卡姬和维尔玛合作,成立了双人合唱团,她们拿着枪在舞台上载歌载舞,爵士乐的伴奏美妙绝纶。这是一部完全超乎我预想的电影,带给了我无尽的惊喜和感慨。可以说转变了我对歌舞剧电影的偏见。这是一部歌舞升平的歌剧式电影,里面有着大量火热的艳舞,但这背后是沉重的人生话题。整部电影让我看到最多的是,名利,欲望,当然还有其中穿插的一些人间真情,但很可惜,只是一点点而已,而且也完全是为了反衬的需要,是用毁灭的方式呈现给观众的。
这是一部多维度,多层次的电影,反映了20世纪二三十年代美国芝加哥社会生活的百态,或者也可以说是更大社会的缩影。这也是一部有关人生的电影。非常佩服,也非常感谢编剧和导演,给我们带来了这么一部精彩的电影。这部电影结构完整,剧情流畅,但很明显,其中的各个部分都可以独立地反映一些东西。评价这部电影我更喜欢划分区块,分别从各个小细节探索。
我想先从女主角说起。女主角刚开始的生活很平庸,这也是她生活烦恼的一部分,在喧嚣的大都市,没有多少女人自甘平静。她极力想摆脱那样的生活,而资本当然首先是她的美色,还有的是她那个深爱着她,并对她唯命是从的丈夫。这也是让我感到痛心的地方,感情也可以利用的。为了成为明星,女主角勾搭了一个男人,后来他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争执,女主角恼羞将男人杀了,结果进了监狱。那所阴冷的监狱,却是处处充满希望,像一个市场,充满了各种交易的可能,只是看你有没有交换的资本。即使是进了监狱,女主角也没有仅仅将期望定在走出监狱,她在努力利用一切,或许连她也没想到,象征着绝望的监狱竟然是实现她梦想的最大踏板。女主角用她的机灵完成了一项和律师的交换。当然她忠诚甚至痴情的丈夫成为了手中重要的筹码。对金钱和名气的欲望使她堕入监牢,而救赎她的竟也是这最初的欲望。想不到,在监狱的日子竟成就了她一时的盛名。那样的盛名也只是某些团体的需要,律师需要用它来制造官司的噱头,媒体需要它来炒作……在那个追求“短平快”,利益的最大化的时代,名人的更新换代也非常快。她的盛名也如流星,瞬间的耀眼后,就被无尽的黑暗吞噬,人们也开始迎接下一颗流星。在她抢到“头号客户”后不久,那个地位也很快被一个富家女取代,在市场竞争如此惨烈的情况下,没有永久的赢家。但女主角最终还是抓住了律师的软肋,或者是制造了一件商品,是可供媒体炒作的,也可供大众消遣的。“假怀孕”,这似乎是女人永恒的武器,这帮她赢回了“头号客户”的地位。女主角后来赢了官司。在她赢官司前,报纸已经被印成两张,一种报道女主角官司赢了,一种报道是输了。这让我惊叹那个时代新闻时效之高,甚至用上了推测性赌博的手段来追求利益的最大化。女主角赢了官司,但她发现人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关注她了,这让她非常失望甚至愤怒。她已经习惯之前人们对她的关注和追捧。成名的欲望从未消失,已经超越了对自由的追求。在监狱那段时光的盛名,对她来说比挣脱了牢笼所获得的自由还要重要。但风云变幻的市场,从来不缺少机会,“姐妹合力”为娱乐市场注入一股新潮,也助过气的两人,重获新生。
“妈妈”是权力的象征,妈妈用权力换来了大把的金钱,在资本市场上,权力绝对是件有分量的商品。妈妈成了许多女牢犯救命稻草。当然她们都是用金钱或美色来换取那根有市值的稻草。
电影中的律师在歌舞中的描述是:不爱金钱,不爱名气,不爱排场,只想要爱。但我看到的并非是那样。当女主角暗示他“私下交易”时,他只说:等你拿来5000块再说。或许,那5000块只是附加条件而已,毕竟年轻貌美的女该太多,金钱是更高的门槛。最终他还是捍卫了他那个“没有失败官司”的神话。与其说他聪明,倒不如说他对那个市场太了解了,很熟悉那里的游戏规则,并灵活地运用。面对第三个出现的“头号客户”,他惊叹道:她妈妈拥有整个夏威夷的凤梨。他还是个金钱至上的律师,金钱成为他的选择的第一准则。但想不到,她最终还是被女主角掰回了一局。“怀孕”的确是新闻炒作的不错材料,女主角也用这个市场的游戏规则说服了律师。律师有一句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你只是假名人,你只是媒体炒作的结果。女主角最后赢了官司,输了名气刚好印证了这一点。假名人就像烟火,一样都是人们的消遣物,膨胀之后便是消逝。很多人对新鲜事物的追求。
在这部电影里我看到最多的是物物交换的平等。似乎一切都只是各取所需。
最后我想谈谈女主角的丈夫。她对女主角确实是忠诚,不知道这是不是处于一种深层的爱。他似乎是在这部电影唯一不按游戏规则办事,最终注定了他是输得最惨那个。
这部电影让我想到了女性这个话题。在这部电影里的女性被欲望支配着,但也是有抗争精神的。监狱里的女性大多是因与男性发生冲突而入狱的。作为歌舞剧演员,她们一方面不满男性的主宰,一方面又要赢得男性这块市场来维持自己的事业,可以说是充满着矛盾的。但在浮华与欲望的深处,还是藏着女性一个终极的愿望,就像女主角说的:我想要一个大房子,里面有一个我深爱的男人等着我回家。这是一部多维度,多层次的,反映了20世纪二三十年代美国芝加哥社会生活的百态,或者也可以说是更大社会的缩影。
本周热门
本月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