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和仁网 >聚合 > 正文

《死亡诗社》:究竟是哪一种教育,浇灭了年轻人心中的火种?

2020-04-20 3

右上角点击关注我的头条号,不间断更新电影影评、娱评及影单推荐!精彩永不断电!

本文原创首发头条号

文/小杜

"我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生活得有意义,我希望活得深刻,吸取生命中所有的精华,把非生命的一切都击溃,以免当我生命终结,发现自己从没有活过!"

这是英国诗人惠特曼的诗句,也是《死亡诗社》的开篇之辞。


影片通过讲述几位有理想的大学生在一所体制僵化的贵族学校中丢失自我,而后在被一位教育方式及其特别的诗歌教师:基廷先生的诱导与教育下找到希望,最终却又因种种现实的阻挠而妥协命运的曲折故事,向观众展示了体制僵化的学校教育、颠覆传统的开放式教育、顽固的家庭教育对一个孩子的影响之大。



故事的主线围绕着大一新生尼尔"丢失自我——寻找自我——妥协命运——自杀"的过程展开。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尼尔心中火种的熄灭以及他死亡的悲剧,究竟是由于固化的学校教育,还是基廷老师极端的开放式教育,亦或是失败的家庭教育?


学校教育——“在制度与条条框框的限制下,思想逐步变成一潭死水!”

影片中,贵族学校威尔顿成为了通往名校的直通车,无数学生被家长送来,渴望通过一纸文凭改变自身乃至整个家庭的命运。可这里真的就是教育出国家人才的地方吗?拼命地挤出时间学习,严苛的教学环境,古板的教条与规则,这种环境下教育出的无数通往名校的学生,确实可以担当起国家的大任吗?

影片从威尔顿新学期的开学典礼开始,威严的校长在礼堂中央讲话:"我们的校训是?"学生们齐刷刷的站起来,直视前方,面无表情:"传统、荣誉、纪律、优秀",而在宿舍中,学生们又戏称校训为"嘲弄、恐怖、颓废、排泄"。

真正优秀的品质,并不是通过口号喊出来的,而应根植于一个人内心深处,内化于他的思想,融入于他的血液。


电影开篇有一个很有意思的数据。第一年,学校毕业了5位学生;建校一百年后,这个数字变成了51。这个51位,在影片的设置是1959年。一个大学预备学校,发展一百年后,一届毕业51人,75%进入常青藤联盟。学校为了招牌的含金量,不惜把毕业人数压得很死,标准很严格。所以,校长真正担忧的是怎么教的问题吗?校长究竟在乎学生有没有得到全面发展吗?校长除了"传统、荣誉、纪律、优秀"之外,还在乎过别的东西吗?没有。他在乎的只有这些东西给学校带来的好名声,以及名声带来的发展机会。

在这样僵化的学校教育体制下,"素质教育"、"全面发展"、"因材施教"俨然已成笑谈,学生源源不断流动着的思想被冰冻为一潭死水,"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教育者何以企盼他们的思想最终与知识的海洋交汇?又何以抱怨像尼尔这样的学生最终自杀身亡?这样日复一日充满束缚的教育,恰如一只无形的大手,将学生羽翼丰满的理想折断,最后拖进无底的深渊。



开放式教育——“及时行乐,孩子们,让你的生命超越凡俗!”

基廷老师是影片的主人公之一,他独特的自由开放式教学颠覆了学生和老师们对于教育的传统观念,也在引领尼尔、道顿、安德森等学生找到自我,理解生活意义所在的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基廷老师在第一节课上,就让学生撕掉诗集扉页上的序言,他让学生感受到自己的激情、包容,感受到文学的力量。乍看之下,基廷老师的所作所为相对传统来说是叛逆的,但这种行为本身不是对所有规则的否定与反叛,而是对教育禁锢思想的抗争。基廷老师让大家撕去的并不是文学艺术作品本身,而是撕掉抑制学生想象力的封条。


起初,大多数同学认为基廷老师有点古怪,直到他们在基廷老师的教育下一步一步解放了自己的思想。"及时行乐",这句话不停地出现在同学们的脑海中,在基廷提到死亡诗社时,尼尔大受触动。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重建死亡诗社的想法,在一个夜晚,同学们在熄灯之后悄悄溜出宿舍,在树林中穿行了很久之后,他们到达了一个枯寂的山洞,重新点燃光芒,死亡诗社重建了。死亡诗社的重生,恢复的不仅是一个活力四射的唱诗之地,更是学生心中对真理、自由、理想的无限向往与渴求。


在死亡诗社中,同学们高声朗诵各种优美的诗词,任由自己的思绪在无边无际中随风飘荡,摆脱一切束缚,尽情地在诗歌中翱翔。在后面的诗社活动中,他们甚至邀请女人加入诗社,他们为女人们朗诵莎翁的《第18号第十四行诗》,拜伦的《她在美中步履姗姗》,沉醉在这样美好的光景中无法自拔。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充满激情的学生们威尔顿严苛的教学体制下,重建秘密组织死亡诗社似乎更像是一个必然,它自由而开放的思想与学校严苛的治学方法背道而驰。人之所以与其他动物不同,正在与我们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独特的主张与追求。勇于追求自己的理想才是实现自我价值的重要途径。死亡诗社追求的自由,正是教育所缺乏的创新活力潜藏的地方,我们需要更多的"死亡诗社"来唤醒年轻人沉睡的心,让那些跳跃的火种熊熊燃烧。



基廷老师在开放式教学过程中,让学生们站在桌子,"换个角度看世界",让学生们绕着操场按自己的节拍走路,"我希望你们找到自己的路,找到自己的步伐、步调、任何方向、任何东西都行";让学生们诵读诗篇《促少女及时行乐》:"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即使采撷你的花蕾旧时光一去不回今日尚在微笑的花朵明日便将凋谢"……这些让学生追寻内心的教育,促使道顿成功追求心仪女孩,唤醒怯懦的安德森心中那头野兽,也推动尼尔出演话剧,找到生命的意义。

然而,基廷老师的教育方式未免有些过分"浪漫主义",而脱离了实际,他主张在"诗、美、浪漫、爱、及时行乐"中找寻生命的意义,过于依赖"唯心论",置"唯物论"不顾。在影片最后,基廷老师因为尼尔的死被学校开除,最怯懦的安德森主动带领同学们站上课桌挽留基廷,那一刻,学生们的灵魂已被点燃。然而尼尔的死,不禁也令人怀疑,基廷老师这样极端又浪漫的开放式教育,带给学生的究竟是追寻内心的自由,还是脱离现实的理想至上主义?


家庭教育——“在父母眼中,孩子常是自我的一部分,子女是他理想自我再来一次的机会。”

在一个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家庭是学生的第一个课堂。家庭教育对一个人的发展至关重要。而影片中尼尔的父亲,对尼尔的影响巨大,尼尔生于他,也死于他。


影片一开始,就展现出父亲的专制。他强迫尼尔辞去校文学社的职务,而尼尔显然从小便生活在父亲的各种命令之下,对此已习以为然,屈服于父亲苛责的目光和命令。这里有一个极具讽刺意味的点,尼尔的父亲在他屈服之后说了一句"you need anything, you let us know(有任何需要,尽管告诉我)"只要尼尔听话,就能得到他想要的。在父亲眼中,他和尼尔之间,好像约定俗成一般达成了某种畸形的交易。尼尔给他优异的成绩来支撑他的颜面,而他将以物质奖励尼尔。

后来,尼尔找到了自己真正的兴趣所在——话剧。却又一次遭到了父亲的制止。"你让我成为了一个骗子。"父亲这样说。有时候,父母总是过于在乎自己的面子,而忽略了孩子真正想要什么。尼尔再一次选择了妥协,但这一次,他不再像第一次那样全然放弃。心灰意冷的他找到了基廷,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你可以去往更大更好的地方,为什么能忍受这儿的一切呢?"基廷的回答道出了影片的精华之一"因为我喜欢教书,我不想去其他地方。"

这不禁令人感慨:你有多久,没有因为喜欢而去做一件事?日渐长大,日渐身不由己,很多时候我们做事早已不是因为"喜欢",而是因为"不得不"。


尼尔领悟了基廷的话,向父亲阐明了自己的心意,最终得以出演自己心心念念的话剧。在表演过程中,尼尔展现出惊人的天赋,欣喜之情也表露无疑。然而在尼尔看到父亲进入剧院的那一刻,他的笑容渐渐褪去,此时电影通过运用不同灯光的表现形式,使尼尔从耀眼的聚光灯下,退回了黑暗。一明一暗的对比,恰如尼尔徘徊在光芒万丈的理想和父亲严苛的命令之间,进退两难。这似乎也在向观众说明:无论一个人多么光鲜靓丽,家庭教育不当而长年累积下来的某些阴影,将永远根植在他的一生。

话剧结束,父亲将尼尔接回家中,不容分说地将尼尔全盘否定,自以为是的认为演话剧追求理想是在自毁人生。并且打起了感情牌:"你有很好的机会,我做梦都没想过的好机会。"这正如著名作家费孝通所言:"在父母的眼中,孩子常是自我的一部分,子女是他理想自我再来一次的机会。"在父亲大发雷霆的怒斥中,尼尔再一次妥协了,这一次妥协,是他向命运的低头。而这场家庭教育的失败,也酿成了最后的惨剧。


梦想和现实碰撞的结果让人目不忍视。在他的世界里,不管多么美丽和强烈的冲动,在父亲的严酷和现实前都只会支离破碎。他何等痛苦,渴望得到家人哪怕一次的理解;他又何等心酸,因为他知道自己背负着全家族的希望,他要完成父亲对他的期盼,然后在外界的禁锢下循规蹈矩的走完一生。


在被父亲勒令退学的那一夜,在那装潢华美却冷漠的家中,他一眼看穿了自己注定的结局,用一颗子弹射穿了自己的头颅,却始终未能击倒世俗的藩篱。

人们常常说,我们这一代,缺少信仰、激情、理想,是迷茫不前的一代。然而人们从不思考,熄灭年轻人心中火种的究竟是年轻人自己,还是家庭、学校、社会所创造的大环境?学校僵化的传统教育,以父母理想为孩子理想的家庭教育,哪一个不是狂风,将本就摇摇曳曳的火种熄灭?能够保护好内心微茫火光的,只有我们自己。

愿终有一天,我们能够摆脱世俗,找到自己的"死亡诗社",找到心灵的一份净土。

"我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生活得有意义,我希望活得深刻,吸取生命中所有的精华,把非生命的一切都击溃,以免当我生命终结,发现自己从没有活过!"

(编辑/番叔)

右上角点击关注我的头条号,不间断更新电影影评、娱评及影单推荐!精彩永不断电!番叔原创,转载请联系我!

因为影片所讲述的不仅仅是这样的现实,更多的是反映出学生们对自主学习的向往,所以评价很高,下面是对《死亡诗社》的详细评价:

《死亡诗社》是由彼得·威尔执导,罗宾·威廉姆斯、伊桑·霍克、罗伯特·肖恩·莱纳德领衔主演的一部励志电影。

该片讲述的是一个有思想的老师和一群希望突破的学生之间的故事,影片9分40秒的开场,由103个镜头组成,其中80%为特写或近景镜头。

通过典礼中反复出现的人物动作和表情,为观众营造出学校所特有的严肃呆板的气氛。典礼结束,人物开始走动,镜头也不再像之前一样固定。

通过人物和镜头的综合运动,剧情发展到宿舍内部阶段,镜头语言已经减弱,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精辟的对话,剧作的功力得以展现。

整部电影充满张力诗意和激情。模式化的教育是一个残酷的现实,影片所讲述的不仅仅是这样的现实,更多的是反映出学生们对自主学习的向往。影片的结尾,导演将镜头从基丁的裤下穿过,看见了学生们骄傲地站在课桌上,这才是精神的胜利。

因为《死亡诗社》代表着一种诗意的态度,明快而欢喜,像最美的春光一般,温馨而感动,观众能感受到到这种感动,所以评分很高,影片的前三分之二,是一部浪漫而激情的喜剧。

在富有个性的基丁老师带动下,年轻的学生们在视“传统和纪律”为第一要务的“地狱学校”,见识到了不一样的课堂教学,领会到了诗歌的非凡魅力,体悟到了独立思考的乐趣,感受到了生命追求的另一种可能。

基丁老师用他所特有的方式,开拓学生们的眼界,启发学生们的思考,引导学生们的思想,让学生们不再死板地墨守成规,而是释放属于年轻时代的活力与激情。

他们开始有勇气展示个性,有勇气追求爱情,有激情热爱诗歌,有激情追求自由,寻找自己所喜爱的事物并付出不懈努力去对之追逐。

扩展资料

《死亡诗社》主要剧情:威尔顿预备学院以其沉稳凝重的教学风格和较高的升学率闻名,作为其毕业班的学生,理想就是升入名校。新学期文学老师约翰·基汀的到来如同一阵春风,一反传统名校的严肃刻板。

基汀带学生们在校史楼内聆听死亡的声音,反思生的意义;让男生们在绿茵场上宣读自己的理想;鼓励学生站在课桌上,用新的视角俯瞰世界。

老师自由发散式的哲学思维让学生内心产生强烈的共鸣,他们渐渐学会自己思考与求索,勇敢的追问人生的路途,甚至违反门禁,成立死亡诗社,在山洞里击节而歌。

《死亡诗社》主要人物:

1、基丁老师

在封闭的时代,他是叛逆者。在学生的记忆里,他是灵魂的拯救者。来到一所传统的贵族学校,中途接班,教授古典文学,第一节课就让学生撕掉诗集扉页上的导言,他让孩子们感受到自己的激情、包容,感受到文学的力量。

2、托德

贵族学校的班长。帅气、古典、睿智的英国大男孩。影片制造出一个压抑的环境,孩子们在教条中生活,一切都被安排得细密非常。直到基丁老师的出现打破了这一潭死水。

很多人都会觉得《死亡诗社》是他有生以来看过的最好的十部影片之一,《死亡诗社》是一个古老的、关于守旧与创新、现实与浪漫、新人与老人两股势力二元较量的影片。这是一个类型片,是按公式制作出来的,然而,“魔鬼尽在细节里”,近乎完美的摄影与演出,将这个老套的故事,演绎得美轮美奂。在豆瓣上,《死亡诗社》有着9.0的高分,其意义是能够激发人类思考的,同时也是能够感动人的一部电影。每一部电影,每一首诗歌,或者无论别的什么,如果能打动你,一定是如雷电般击中了你的内心,使你说不出的隐痛得以抚慰。

影片最生动的一个场景就是“死亡诗社”的社员们第一次前往山洞的那个夜晚。镜头迷幻而空灵,学生们穿着黑色风衣,穿行于迷雾森林中,像是一群游荡于夜色中的精灵,又像一群奔向自由的天使。在山洞中,他们讲故事,演奏音乐,朗诵诗歌……一张张手电光里晃动的面孔,呈现出一种诗境的纯真和无邪。

浓烈的生命质感和灵魂光华,让《死亡诗社》在上映的当年荣获了奥斯卡、金球、英国学院、法国恺撒等多项大奖。作为一部以剧情取胜的电影,《死亡诗社》对电影音乐的运用可以说是恰到好处又言简意赅。曾为《阿拉伯的劳伦斯》、《日瓦格医生》奉献过经典乐章的配乐大师莫里斯•雅尔谱写的配乐充分显示出他出色的创作才华。时而恬静忧郁、时而激越奔放、时而清澈悠扬的旋律和流动的画面情景交融地演绎出青春的飞扬与激情,理想的美好与迷茫……

影片名为《死亡诗社》,也许正是借用了向死而生的含义,只有让不属于自己的那部分思想,那部分灵魂死去,才能真正把握住属于心灵的那部分生命。开始真实的生,清醒的生,有意义的生!而割舍和死亡都是伴随着痛苦的,所以有了月光下走向生命终结的尼尔,有了被迫离开学校的基丁,但,痛苦的背后是新生的孕育,所以,影片让我们看到了托德,看到满教室的托德们,这就是延续和未来!

“我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生活得有意义,我希望活得深刻,汲取生命中所有的精华,把非生命的一切都击溃,以免让我在生命终结时,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活过。”——死亡诗社的誓词。

每一个学生,或者说,每一个正处于青春迷茫时期的少男少女,都应该看《死亡诗社》,而且都能受到启发。这种普适性,正是这部电影的优秀之处。

《死亡诗社》讲述的并不是什么高深的故事,它只是说了一群高中男生集体学习诗歌的故事;它也没有抒发什么奥妙难懂的哲理,因为它只是在说,我们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都应该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而已。

但是这种常识上的认识,在现实生活中,却恰恰得不到落实。因为现实中的我们,每个人几乎都生活在禁锢之中,权威压倒异见,个性败于共识,仿佛大家都在做的事情就是对的,而只要有其他的声音发出,就是噪音。

但是《死亡诗社》不一样,片中的男主角基廷老师就是一个可以容纳噪音的人,而且他是主动让大家发声,借着诗歌艺术,寻找个人自由的灵魂导师。

这便是难得之处,它有一种纯粹的自由。而在电影中,这个故事也呈现了一种哀悼和错位。在最开始的时候,最先受到自由的启发,认识到自身价值的学生,却在现实中遭遇折翼,成为亡魂。

然而最开始安分守己,毫无反抗意识的学生,却在最后,成为支持基廷老师的人。

而启发孩子们发现自身价值的基廷老师,却成为学校禁锢教育的替罪羊,被开除教职。

《死亡诗社》又名《春风化雨》,正如它的这个名字一样,这部电影能够作为一位真正的老师,让我们认识到自由对于我们到底意味着什么。

死亡诗社,是由罗宾·威廉姆斯、伊桑·霍克以及罗伯特·肖恩·莱纳德主演的一部励志电影,故事讲述的是一个有思想的老师和一群希望突破的学生之间的故事,该片获第6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原创剧本奖。《死亡诗社》其实反映最大的主题就是传统禁锢思想被打破,虽然人们认为是基延老师所宣扬的那些青春热情洋溢,追求自己内心激情梦想的想法而导致优秀的尼尔反抗父母未果。而选择极端的自杀来抗议这个残酷的现实世界,所以古板而又传统代表着残酷现实的校长,逼迫每一个学生签下同意的大名而迫使基延老师离开的文件。在尼尔的父亲眼中,教育的目的是“何以为生”,是习得可以在社会中立足的本领,从而在社会中生存的重要途径。从学校的角度来看,学生的教育还是为社会提供高质量的人力资本甚至以此牟利的某种意义上的生产活动,“个体掌握基本的生活知识和劳动技能,内化社会的基本价值规范,扮演一定的社会角色,真正由一个生物的自然人成长为一个社会的人”,这便是社会学意义上的教育。从这个意义上出发的教育,是生存的教育,是社会化的教育,也正是我们现今仍然面临的教育。

本周热门
本月热门